7224162:阴寒体质的健康宣教处方
基础常识

7224162:阴寒体质的健康宣教处方

作者:   2012-05-06 浏览:1170次

 

转自三七

一、遗精

       我要求三四十岁男性患者治疗至无梦而遗三至五次以上才考虑适当过性生活。有的患者想当然地认为与其让精*液白白地流走,还不如真*枪实弹地操练一回,既可排精,又可痛快,一举两得。我会严肃地说这绝对是两码事,杯中的水满了流出来与你用勺子去搅动溅溢出来能两样吗?又或者夫妻双方身体状况不相当,一方治疗要严守戒律,一方又有所谓的生理需求;一方颇有微词,一方心有愧疚,于是过了一段时间虽知不能过性生活,但居于守妇(夫)道的观念难免不能坚守防线。再者现在的各种科普医学期刊、电视、广告反复地说定期的排精、有规律的性生活有利于身体健康,有利于夫妻关系的和谐,有利于前列腺等等,铺天盖地,天花乱坠。患者难免深受其害,执迷不悟,对于服药期间禁止性生活不能接受。我要他们明白服药仅是靠药物积聚元气、调动元气来破寒除疾,性生活是最消耗元气的行为,吃了一二个月的药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一点元气就让你过性生活时一二十秒的快感一泻而出,前功尽弃!
       患者在服药前还是一潭死水,无性趣可言,经过正确的治疗开始出现春心荡漾,蠢蠢欲动时,医者一定要千叮咛,万嘱咐,此时不可轻举妄动,当继续养精蓄锐,清心寡欲,直至出现无梦遗精。再进一步患者则会有欲火中烧,把持不住的情况出现,这时候有可能是治疗到体质发生逆转的最关键的一步,医患者更要注意。已婚患者我是要求在阳气开始萌动之前,夫妻双方分床而卧,相敬如宾,实质性的性行为不可以,准性行为如拥抱抚摸亲吻的肌肤相亲行为也不可;进一步阶段,有必要与夫妻另一方面谈,一是交待同居一室时,不要有任何可能引发对方性趣的言行,更衣洗澡时要注意不可过于裸露;二是在患者提出性要求或是有亲热的行为时要晓之以情动之于理加以制止。有的患者会想当然地认为过一次没关系,恰恰是就一次的性生活,过后立即感到身体状况退了一大步,这种切身体会,加以医者的反复说导,会给患者留下深刻的烙印。“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大多是出在“性”的问题上。
       大体上,遗精之前为元气(能量)的蓄积,遗精则为元气(能量)的宣泄。在治病的初始阶段,定期或是较频繁地出现遗精是人体在清淤排浊,所以精液呈果冻状色黄浊味臭是一定的。到了一定时候,生殖泌尿系统的淤浊已清理得差不多时,遗精的次数渐少直至几无,此阶段在除外心动因素所致性的冲动,为元气的蓄积待发,之后出现躯体上的病症为元气宣泄在进行人体的自我修复工作。如果不能拒绝外界的各种诱惑或是主动的破坏(如手淫、意淫、性生活、饮酒或是油腻食物),第二步修复工作不可能顺势出现,体质状态在原地踏步,甚至回至起点。

二、工作、金钱与治病的取舍

       治病不要多方兼顾,老天爷不可能让你事业顺,钱多,朋友多,孩子好,家庭好,现在还让你身体好。要想身体好,必要舍弃一些东西。      
       我常问患者:你认为钱重要还是身体重要?患者绝对不会说钱重要,要么说都重要要么说当然身体重要。春节要到了,你是想赚钱还是想治病?如是想赚钱就不要吃药,想治病就不要去工作,没有二者兼得的美事。病已不轻,患者还嫌煎中药麻烦或是服中药治病时间太长或是排病反应太痛苦者,我就直截了当地说那就不要吃药了,你去体会一下是生病麻烦还是煎中药麻烦,长痛之痛与短痛之痛你的选择是什么?
       市场经济社会,大家都在拚着命赚钱。大体上钱包鼓起来,身体就瘪下去,肚子挺着来,里面就虚下去。现在要想让身体逐渐强壮起来,前提是你要舍能让钱包瘪下去,意即不要全身心地追求身外之物,那么用药治疗就容易些,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三、身体对排病反应的耐受性

       孩子来看病,有的我告知会出现热更高,咳更剧,泻更多的排病反应,家长必会说这样孩子怎么受得了?我说:你凭什么说他受不了,你又不是他本人。这只是你自已想当然认为受不了,更主要是你自已心理受不了。成年人痛证或是失眠患者来就诊时依证情告知服药后痛更剧,失眠加重,可能会有彻夜不眠的情况出现,患者会担心如此长时间不能入睡身体如何受得了,会不会垮了?有这种担心的大多是先心理防线易于崩溃,所以我会花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耐心向病人作解释,让患者的心理先过关。否则治疗无从谈起。
       医者和患者或家属往往都先入为主,想当然地认为“我受不了!”、“他怎么受得了?。”从元气本性角度来认识排病反应的耐受性,在对元气多寡判定准确和用药正确的前提下,不可能有人体对排病反应受不了的情况出现,只是在人体还能受得了时,但患者的心理防线已先前一步崩溃或医者为排病反应所惑而临阵倒戈功亏一篑!
       《姜附剂临证经验谈》验案二患者的整个治疗过程看起来似乎一帆风顺,风平浪静,事实上患者的母亲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事后得知,在12月9日晚持续高热阶段,患者的父亲远在湖南,患者的姑姑帮忙照料,在一旁屡屡催促要立即输液降温或是到医院检查,否则烧坏了脑子或是导致其他后果对不起孩子和孩子的父亲,作为母亲受其语言影响,心中无主,只好以泪洗脸。其父亲特地从湖南打来长途电话,详细询问病情。由于之前的几次治疗彼此建立了信任,我的解释工作做得比较到位,整个病程的发展都按照我的预料轨迹进行中,如晚上九点后发烧会更高、如下半夜汗出热会稍退、如要有溏便后热才会渐退、如要有口中津液上承,体温才不会复升等等,病与证的发展不出我所料,说明局势还在我的掌控之中,所以虽有外界的阻力,但其父母亲还是坚持纯中药治疗,孩子的体温每升高一度或半度,父母的心就揪紧一分,病程的发展出现了我的预言,绷紧的心又得以舒缓,信心又重新回来了。患者母亲是个半夏体质,心理承受能力有限,我就嘱其在下半夜不必反复测体温,反正在三点之前体温不会有太大的变动,其母也依我之嘱,省却了许多焦虑烦燥。在12月10日早上患者排了一次便,体温降至37.80C,患者母亲通过电话及时向我告知,我从电话中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舒缓喜悦心情从其语言中的流淌。对西医执迷不悟的患者或是经济条件较好的城市中人更难得接受如此难受和时间算起来还长的排病反应,如果没有双方信任的建立,即使开始能接受中药治疗,大多是半途而废。
       体内之重寒陈寒积寒没有患方的配合、信任和坚持,元气何以能酐畅淋漓地大显身手?体质的改变只能是纸上谈兵!凡是用过西药后转经我手纯中医中药治疗的儿科患者,我都要其父母明白,每个孩子的高热和旧病复发或迟或晚这一关必要经历过,配合调养,体质才有可能逆转,其后才会迎来艳阳天!
       站在患方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医患双方的知识经验享用不对等,所以医者除了理解患者的心理外,一是针对不同体质患者不同的心理,治疗用药的王道或是霸道之法酌情选用,二是通过自已医术的提高,掌握多种方法多种技能,逐步累积经验,以减缓患者排病反应的痛苦。对于生理季节处于春夏季体质、之前屡用西药压制症状、尚未经历过排病反应的高峰期者,目前我的看法是痛苦的排病反应一定要经历过一次,否则体质的改善从无谈起。或者有更好的方法可以通过增加疗程来减少痛苦还有待临床验证。
       排病反应的途径、时间是否可以选择呢?如阴寒证,服用阳药后出现脸上长斑、青春痘发得更厉害、色素沉着和脱发,是否可以不以颜面、头部为排病渠道转为通过汗、便、经排出呢?发烧患者是否尽量不让体温超过39.40C(此为西医规定的极限,需要降温处理。中医并不以体温的高低来判断而是四诊合参判定元气的多少及正邪力量的对比。考虑到民众的心理和认识,不得已而将就)或是停留在高热期的时间尽量缩短?一边服药治疗,一过工作者,是否可以将排病反应集中出现在节假日呢?这些只要患者严守医嘱,医者医术的提高,不是不能为,但非完全随医、患之所愿,也有不可为者。原则上肉体上和心理上的痛苦多少要承受一些,这样对恶习的纠正有警示作用。

四、难得糊涂

       意即患者不要以西医的观点来看待排病反应,也不要以自已一知半解的中医知识来牵强附会附子的毒性作用、干姜的热性、长期服用温阳药的副作用等。我在诊治过程中经常用到体温计和听诊器,也借助于西医的理化检测,但此用的目的更多的是为我所用,而非被西医的一些固有诊断或检测指标牵着鼻子走。体温计的测定有时是为了了解实际的温度与医者切肤的温差,或是让患者或其家属了解治疗的进程和疗效。听诊器的运用除了心脏的听诊结合心电图检测以确定器质性病变外,对于一些感冒咳嗽性疾病,医者通过中医四诊已能明确方证和当下病情的轻重,所以多数是应患者或家属的要求我才采用。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不少患者对医学知识一窍不通,医者还未作出处置意见时就主动要求输液、用抗菌素消炎,或者听说某位患者挂了白蛋白等后身体如何好,要求用同样的药。更有甚者,认定身体上有肿有痛,手术切除是最佳选择,除此别无良法。
       孩子服药前或是服药后出现排病反应的剧烈咳嗽时,家长急切地问:会不会是肺炎?如果确定为肺炎,有时我也两难:告知其为肺炎,必是要求马上输液。去拍胸片或是行血常规检查,必是肺炎的表现或是白细胞异常和中性升高,患者拿着报告单,加之其他医者的劝告可能就此立即转投西医。在他们的主观认识中从来是认定中医只能治些小疾和慢性病,已是肺炎只有西医才能解决问题。不告诉他或不做相关的理化检查吧,又恐给他人或患者留下话柄。
       在能明确患者对医者的信任和凭借医者识证用药的信心,能够连续就诊的个别患者对其是否为肺炎的疑问我是不置可否,一是避免节外生枝,二是避免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或是惑于“肺炎”之名而惊慌失措。但就是有不少的患者受西医洗脑,喜欢粉饰太平,不能接受也不相信服药过程中短时间内检测指标的偏差。这类病人固执难以改变者,必是中西药之毒过深,身体已经适应和认同了化学药品,改以中药治疗要么积重难返,要么要有一个痛苦的排病反应过程。长期以来一吃西药就可控制症状且不遭受痛苦,一时要他们接受排病反应难以上青天,所以医者还是以不接手为妥。因为接手治疗后人体内元气稍足就发起战争,而患者却是不分青红皂白也不管当初医者的反复告知排病反应,立即向宪兵队报到,如此医者的正义之举反沦为寒邪的帮凶。
       临证时医者根据中医传统四诊对于方证的确定、病情的轻重和转归、排病反应的缓急就有一个全面的清晰的判定,除外初诊和疑难重病外,一般的疾病在三分钟之内就可以下笔开方了,更多的时间是花在向患者及家属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说明医理、改变观念和交待注意事项。对于患者手中厚厚一叠的理化检测报告单的查看等更多的情况下是投病人所好,这些信息对于方证的确定一般情况下没有太多的参考价值。反之医者反复行理化检测和患者拘于、惑于理化检测指标的变化,对治疗有弊无利,如X线检查对元气就是一种直接的杀伤。在经西医明确诊断为肺炎或是阑尾炎等,要让患者接受纯中医治疗还得费不少口舌,万一出现元气蓄积和排病反应时患者不能理解或不能坚持,转诊他医,反为医者增添不应有的口舌之谤!
       《姜附剂临证经验谈》验案二患者在经中药治疗的第二天排了至少了十一次的大便,除第一次量较少不稀外,其余均为稀水样便,量应不少;第二天也排了十一次的稀水样便,量同样也不少。但随着排便次数的增多,患者的证却渐解,口中津液上承也见多。如此是否会脱水、是否要补液、是否要止泻、是否真如某些患者或家长想当然地认为患者“受不了”、“会虚脱”?头脑中已有西医之成见的患者或父母大多摆脱不了此方面的疑虑。从此案来看姜附桂伤阴,还是姜附桂养阴生津?脱离具体的个体而片面地认为附子(长期)大剂量应用伤阴可以休矣!
       就在我行文至此时,时值2005年12月中旬,医院门卫的刘大伯,年过六旬,常打照面,虽未曾向我求诊,但平时形瘦色黄,目光暗淡,厚衣重裘,一望即可断为阴寒之体无疑。此次患前列腺增生,他医予菌必治和5—氟尿嘧啶输液治疗,今天一见形神与平常反差甚大,整个人象缩水后的茄子,形体与平时小了一号,脸色枯萎无泽,神情更加萎靡不振。用了菌必治与5—氟尿嘧啶无疑是雪上加霜,阳气日渐衰微,虽有液体直接补充,为何反见消瘦?阳与阴孰重孰轻乎?在这寒冬时节,一日之内有七百毫升的冰冷液体输入体入,常人尚是不堪,更何况一个年已六旬的的阴寒体质患者?此正是郑钦安所言的“阳气缩一分,肌肉枯一分。”其结果必是寒邪变本加厉,阳气节节败退。果不其然,就在第二天,我就见其裤带上吊了个导尿袋。
       经过正确的治疗,寒邪破除排出体外,患者的体重会下降,精神会不振,脸色会苍白,这是经过一场大战后获得真正的和平必然要付出的代价,退一步是为了更好地进一大步,但此与西药压制症状而表现出的假和平不可相提并论。

五、三分治,七分养

       药物仅有三分的疗效,七成的功夫在患者的手里。此七分养简单地说就是避免心劳体劳房劳食劳。治病七分养之说,仅仅停留在几句告诫上,患者无动于衷,所以我一般以具体的事例来说明,或是根据患者已经有的不良习惯,医者有先见之明地将四劳所致的前因后果一一道出,患者不得不信,重蹈覆辙时想要健康者不得不改、不敢不改,尝到甜头后最后转为主动放弃。关于元气的非循常道调用的例证有:

1.饮酒
       为什么饮酒后脸会红手足会热、会豪言壮语,胆气十足?为什么酒是性欲的摧发剂、饮酒后会乱性?酒后第二天大便溏泻不成形,味臭异常,或是便秘的患者会出现第二天一早大便异常顺畅或是大便正常者反而干结难解?同一桌吃饭,食物中毒,喝白酒的人出现症状的时间延后甚至没有症状——此即是元气不经常道调用到胃肠道以解毒破寒的表现。但毕竟不同于循常道出来破寒的元气,所以患者还会有饮酒后当晚夜难安寐或第二天一早口干口苦口臭明显、大便秘结、头晕脑胀、思维混沌、记不清昨晚发生的事情,甚则因此而记忆力衰退。一位患者,阴寒之体,长期便秘,某一次应酬时喝了几杯啤酒后第二天一早发现排便非常的顺畅,于是乎认定啤酒是好东西,第二三天特地去买了啤酒喝了想以此来解决长年之苦。可想而知,这种作法只能是助纣为虐。大多常年饮酒的酒徒,冬季手足常温,这并不是身体健康的标志,而是虚阳外越或是进入太阴体质状态的手足自温。
咖啡、抽烟、吸毒等不良习性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2.饮食
       我的一位同学曾向我介绍过一个治疗胃病的验方:每天晚上临睡前倒出一杯开水放凉,第二天一早空腹喝下。并能如数家珍地说出曾有多少人按此法治愈了胃病。他也以身试法,胃是不痛了,却向我诉说自此后长期以来大便很少成形过,且一喝啤酒就拉肚子。——胃痛时病还在三阳或是阳明燥火还能祛太阴之寒湿,喝了凉开水伤胃阳(元气),病反入太少阴。
       一位患者在就诊前因大便一日多次,不成形,听了一位朋友推荐的一个方法:泡好的乌龙茶临睡前置入冰箱,第二天一早从冰箱拿出空腹喝下。该患者如法炮制服用了近一个月,大便是转为一日一行,且能成形,但却出现了虚阳外越之证:入睡困难、易醒、脸红发烫,足冰冷上半身却不怕冷——本已元气不足,抵抗不济,温之尚恐不及,通过喝冰乌龙茶以调元气至太阴犹如雪上加霜,所谓的以毒攻毒,不想寒邪趋虚而入,鹊巢鸠占。
       有一段时间我所在的小城非常流行喝苹果醋来治疗痛风。在刚喝的一段时间内痛风是减少发作的次数,甚则不发作,但身体上其他部位却出现了虚火和寒重的症状——从六经辨证来说,未喝苹果醋之前还病在少阳或太阴,喝了苹果醋后,虽然痛是少作或不作了,但病却转入少阴或厥阴。
       有的人吃了油腻大餐后人觉得昏昏欲睡,没有精神,反应迟纯,有时连说话或是行走都显得很迟缓。有的人吃了所谓的壮阳或“发性”的食物,如羊肉狗肉海鲜等,会出现性欲增强的现象——元气太虚之人吃了油腻食物就要调用比较多的元气到胃里消化,此处多,他处必显不足,于是头脑迟纯。元气还不太虚之人,通过吃壮阳发性食物,将本是用来应急和调养生息的宝贵元气调配来寻欢作乐。长此以往必有入不敷衍出一天的到来。
       阴寒之体有的喝了凉茶冷饮后诉腹胀,过后会拉稀溏便,有的腹中无明显不适仅是表现为夜间睡不着觉。前者患者还会认为自已的胃肠怕冷性食物,后者极易让患者认定是不够凉是热。此证尚且难以得到正识,更何况诸如脸上长痘、口苦口干口臭等症,平民百姓们更是变本加厉地清热解毒。
       元气虚之人激烈运动或是稍重的体力劳动后口渴难耐,喜冰饮,于是各样冰水果、雪糕、牛奶、啤酒、凉茶和各种消暑饮食来者不拒,夏日是痛快,秋天时胃痛腹泻就接踵而来——夏债秋还。夏天积下的寒邪,待到秋天阳气入里时出现排寒反应,胜者则寒去体安,败者则病入三阴需借药物的一臂之力。
       在治疗的过程中,饮食的宜忌也关系着疗效。此点,兹将吴佩衡治曾某阴寒一案,病之危象已除,对饮食的要求摘录于下,读者自会知晓此中要害:“大病已退,元阳渐复,可逐步转入善后调养,病退药减,仍扶阳铺正主之。并嘱其忌服生冷水果、酸寒食物、嫩鸡蛋,甜酒及一切粘腻之口,慎风寒,节饮食为调护之责,则可望期而日复健康矣”、“脾胃尚虚,消化力弱,每餐均与定量粥食。因大病初愈,寒邪尚未肃清,元阳正气亦末全复,仍坚守扶阳铺正之大法,数剂即克,决无生变之虑”、“腹部宽舒,无他痛楚,食量日佳,每餐节制仅食至六七分,以免过食有伤脾胃”、“饮食增进,胃气大开,但仍须节制饮食至七八分为度。”
       普通百姓存在认识上的误区,认定久服药或是大病初愈,体力消耗了,人消瘦了,吃了那么多的药“伤”胃了,所以忙于熬炖蒸各种内脏或是鱼肉,也不管患者是否喜食。我所在省份一所三甲综合性医院旁的两边,林立着专门为住院患者煎、熬、蒸、炒各种菜肴和补品的私人厨房。我所在的县城最流行病后以小母鸡进补。大病刚脱离危象的患者,胃气复苏,只喜糜粥,心之君主还能听从元气使唤,不敢造次。等胃气进一步强健,粗茶淡饭半个月,搀虫给勾出来了,患者本人往往以“胃以喜为补”来开导自已,所以来者不拒。药物治疗阶段仅是祛除寒邪,身体元气的贮备是通过饮食由脾胃运化后转化为精微物质,在深度睡眠时再化为精。精的生成与所进食是粗茶淡饭还是山珍海味没有必然的联系,与脾胃的功能和睡眠休戚相关。脾胃的运化功能在消化油腻食物或是肉食时必然要消耗更多的阳气,不足了反还要调肾中元气贮备来增援,如此,岂不是与初衷相违背,得不偿失?反是清淡饮食投脾土之所好,对生精更有利。
       相火外泄非肉不饱者,在治疗的初始阶段,我嘱其少吃肉,甚则不吃肉,他说:这怎么有可能呢?这样活得多累啊!少了多少乐趣。大有宁吃肉也不吃药之势。经过排病反应,我对其是否减少肉食并没有特别叮嘱,患者反诉不喜肉食厌肉食,吃了胃不舒,吃稀饭配青菜反神清气爽,体轻少眠。
       已过而立之年的部分阴寒体质患者,我就明确地告诉他们,在你的下半辈子不存在也不可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热需要清、泻和败的,所以寒凉食物不沾,市面上的绝大部分中成药不适宜用,家中常备附子理中丸,日日不离生姜。
       对于饮食的要求是:清淡饮食为主,不喝各样冷饮、软性饮料和酒;轻嚼慢咽;三餐定时,早餐要吃饱,中餐适当吃好点,不可过于油腻,晚餐一定要吃少,尽量不吃油腻食物;每餐七分饱为度,意即肚子已经饱了,嘴巴还想再吃时就放下筷子。元气极虚的患者最好能素食,甚则一段时间仅饮以稀粥。

3.七情
       为什么人在生气后会怒发冲冠、手足发抖?为什么人在情绪波动时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在大考时精神高度紧张,考试时头脑发热、手足冰冷?——也是应急时不经常道调用元气的结果。女性患者与公婆同居一屋,观念上代沟,难免双方在子女的教育或是某些事情的认识和处理上有分岐,长期造就的负面情绪没有得到改变,服药见效甚微。或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有效,但仅是某一次的情绪波动就前功尽弃回到起点。再者对于疾病治愈的信心、决心和家人的态度更是关系全局的要素。曾治一女性患者,疗效时好时坏,在与患者交流的过程中获知,由于长期病痛到处求医,见效甚微,连其丈夫都对其明言:你的病无法治愈,只能如此将就着。在这样一个负面情绪的笼罩和暗示下,无情之药难敌有情之加害。
       对情志的要求:有的患者情绪的波动和反复无常是一个病态,不是主观意志可以控制的,所以要通过治疗加以纠正。在能够意识到情志对身体的不良影响和对情绪的变化能加以控制后要引导患者培养情趣、爱好以移情。在服药期间我必是要求患者心头事要少,不要有情绪大的起伏。

4.性生活
      临证时我对患者在服药和养病期间的性生活是严格禁止的,否则告知服药无效,药物反成了春药。青年人身强体壮者难免会有性的冲动,在处于性周期的波峰时,会觉得心烦意燥,做事注意力不集中,爱发脾气。如是当晚遗精或是过了一次性生活(此与相火越位所现的证可以完全相同,但体质却天差地别,一为元气足,一为寒邪盛),第二天马上感觉神清气爽,心情改善了许多,做起事情来也比较专心了,这种就是属于精满则溢的表现,这种性行为于身体有利。但此仅是在青春期无手淫恶习者会出现。更多患者自认为身体好的标志:性欲亢进,是相火不归位引起的。这种情况下还在过性生活或手淫无异于饮鸩止渴。
       对于性生活的要求:冬三月不过性生活,也不要有准性行为、手淫和意淫。其他季节根据在停药期间的月遗精次数作为参考来决定月性生活的频率。
三七生曾在“民间中医”网上针对患者房事多长一次为宜的提问,作答如下:“作为养生之道而言:冬季一次都不能有。春夏可以月一,秋季三月一。一年不过十,这样就不至于损伤过重。如果能肾动心不动(精关在肾,钥匙在心),可适当增加,否则必然有损,男女皆然。”
       禁止房事、房欲和手淫也是一味药,而且较之于我开出的中药是味君药,如果患者没有将这味药放入汤剂中一起服用,服药无效。

5.体劳
       长跑运动员在比赛的过程中都有一个极限期,在临近极限期时人会十分疲劳,手足乏力,心慌气促,跑不动的感觉。过了极限期,身体上好象注入了新的活力,又能健步如飞。元气充沛之人受寒后有浑身酸痛或是鼻寒流涕的症状,可能进行一场足球比赛后汗出证消。由于是元气充沛,所以表现的是大多是经表证,运动后调用元气可以一汗而愈。如果是病在三阴,运动由于是调用元气急出而不能进行元气的蓄积,所以无效反有加重病情之虑。
       通宵工作或上网游戏,第二天早上口中有异味,头晕脑胀或是牙齿痛或是眼睛红了,这绝不是什么真正的火要清之灭之,而是调用元气后的相火不降或虚火上炎,病在少阳用柴胡类方,大多是病在三阴要用姜附剂。
       对于体劳的要求:服药期间不要进行体育运动,可以散步或是快步走,以脚转热身上不出汗或汗微出为度,或是配合调息吐纳的练习。冬三月无论是否服药都要减少汗出的体育运动。停药后或是体转出三阳者,可以适当选择适合于自已身体状况的运动方式,或跳绳或慢跑等。体劳属于重体力劳动已少见,更多的是指消耗元气激烈的体育锻炼,不分季节所谓的坚持,还有一种是从事于力不从心的工作和夜班工作也当做适当调整。

6.睡眠时间的选择
      所有的慢性病患者,我都要求每天晚上十点之前上床晚觉,不论春夏秋冬。这是服药治病的前提。关于此点我是要求患者详读《人体使用手册》(吴清忠著),自会心领神会。睡得长不如睡眠时间选得对,这正是《人体使用手册》所强调的。
或许你晚上十一点甚则十二点过后才入睡已经成为你所认为的习惯,一时难以改变,你就不妨借助于药物循序渐进,每次提早十五分钟,等到你已能适应这个时间时再接着提早十五分钟。
       要做到睡眠时间天人相应,午睡时间不要睡得太长,有个半小时到一小时就够了。那些中午当做晚上,睡得昏天黑地,到了晚上又迟迟不得入睡就是“睡得长不如睡眠时间选得对”的典型。

      今世之人元气都虚,只不过虚的程度不同,症状的表现隐和显而已。在治疗的过程中,药物的作用仅是积蓄元气、调动元气、帮助元气以歼灭敌人。外敌来犯,阴证患者的兵力已显不足,我方当同仇敌忾,齐心协力,集中最优势的兵力打击敌人。当此之时,患者还分散兵力寻欢作乐或是逆着元气的本性和意愿胡作非为,最终的结局必是:战争还未暴发,已决定了战局。平时的工作生活中,我们只要遵循养生之道,保证收入略大于支出,元气渐长。一时的应急,元气会帮助人体处理好的。如果是持续处在支出大于收入的状态,必常是捉襟见肘,元气疲于应付多方的告急而日薄西山。
       抽调元气时出现此多彼少,彼少之处必为寒邪所占。经过药物的正确治疗后出现排病反应也会出现此多彼少,彼少之地是因为越位之相火得以归于本位,暂时出现虚空之象,只要遵从医嘱绝不会为寒邪侵占。二者的症状类似,但意义不同。如手淫或是性生活过度或是饮酒过量后第二天出现头晕疲软就是因为元气被不经常道调用出来,此因出现的头晕等症是因为本应供应头部的元气被挥霍了,且还留下了乌烟瘴气,所以有口苦口臭莫名其妙爱发脾气等“上火”之证,此为相火不降或阴盛格阳的相火不位。相火不位的阴证经过药物的正确治疗出现了腹泻等排病反应,侵占元气本位的寒邪祛除了一些,元气自会寻道回归本位,原本是相火越位居于头部得以恢复本来的清静之地,于是头晕了,人也疲软了,但无邪火侵占反有宁静澄清之征:心平气和,口中清爽,甚则有津液上承。如《姜附剂临证经验谈》验案一患者在服用附子理中汤后,越位之相火得以归于本位后出现了头晕、人觉得疲软之证。

患者的目光总是短浅,今天感冒腹泻想当然归罪于昨晚受凉或是吃凉食,今天咽喉痛了认定必是因于前天吃火锅,今天脸上长痘必是这一段时间吃油炸食品,头发油性大就怪洗发水不好,皮肤干燥脱屑多就说是因为气候太干燥……从不往深一层追究。老祖宗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春必病温,是因于冬不藏精;夏之寒变,因于春不发陈;春不发陈,还因于冬不藏精;夏三月逆夏长之道,秋为痎疟,冬至病重……现在你失眠了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你的手淫恶习,虽然你半年前已经戒了;孩子阴寒之体不仅仅是抗菌素等西药和大环境的原因,还在于父母亲观念上的错误和在播种时土壤的贫瘠和种子的低劣。
       有位患者一段时间莫名其妙地性格发生改变,脾气暴燥,时常体罚呵斥学生,自以为是因为自已的责任心强了,对学生的要求高了,恨铁不成钢,事实上却是前几年性生活过频的伤精之象……让患者明白现在的病是几年前或是几个月前某一次用了西药对症处理暂时缓解病证但却引邪深入,或是长期不良的生活习性就已埋伏下病根,要彻底地去除病根和防病复发,要从自身找出真正的原因和症结在何处,改变不良的生活习性,远离化学药品,配合医生的治疗。因为防微才能杜渐,斩草需要除根。
       医者往往有一个思维定势,开出药方,患者复诊时反馈效果不好,就反思辨证的对错和斟酌药方和药量的加减,仅是在医者一方寻找原因,缺少换个角度从患者身上归咎责任。从之前元气的论述中,读者应该可以意识到三阴病的治疗,在阴阳之辨无误、方证辨识准确的前提下,医者开出的药方仅是三分的作用,更多的是在患者方面七分的配合:严格遵从医嘱,按时服药,改变不良的习性,培养良好的生活习惯。所以在疾病的用药治疗和调养过程中,医者与患者都要顺着元气:医者用药顺元气之势,患者最好是保持旁观者的态度,耐心、静心地观、待元气的自我贮备蓄积和对身体进行的修复工程,不要人为地干扰他破坏他。临证时遇到用药疗效不好的患者,在排除医者用药因素一面外,我会用更多的时间与患者聊天,在沟通的过程中捕捉到可能影响疗效在患者一方的因素,从而加以指出和指导改变的具体方法。
       司马迁《扁鹊传》所列六不治之人:“骄恣不讲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则重难治也。”除第四、五不治是患方的客观因素不可短时间改变外,其他的均是患方的观念、态度或生活习惯问题。“信巫不信医”更多的是对“信西不信中”。
        我认为不治之人还有:期待着服药就得解决一切,不改变自已的不良习性者不治;服药期间仍有性生活或意淫者不治;服药期间忙于工作、不能早睡、忘记服药、推御客观原因者不治;以西医的观点来看待排病反应者不治;迷信中西医结合,脚踩两只船,以西医理化检测来衡量中医阶段性的疗效者不治;慢性病求速效者或避免痛苦者不治;道听途说、人云亦云者不治。

       元气聪明本性决定了他会将正确的信息及时向君主禀报,只不过我们常常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医者或患者仍沿着习惯性思维一如旧辙,一意孤行,转为一筹莫展,终至于一败途地或重回旧辙:当患者逐渐出现性欲下降或是早泻、勃起不坚时,元气已有自知之明,不能再放纵不羁了,所以及时发出警报,此时君主也已收到了消息,但患者置之不理,却去找伟哥,继续随心所欲,终至国败家亡。当患者出现咳嗽的排病反应时,在旁人看来咳得翻天覆地、排山倒海、山摇地动,家人在一旁手忙脚乱,彻夜不眠,患者虽咳却还能睡得着,虽吐但过后又能入睡,第二天一早醒来,精神如常,问及昨晚剧咳难受吗?答曰:不觉得难受,睡得还好啊!但患者父母心里岂能风平浪静,要么问医之责,要么马上转投他医止咳以求证立解而安已心。当经过正确的治疗,转回正轨,既往非肉不饱、嗜酒如命、口臭非要用黄连上清丸才可暂消者,现在见肉反恶心、闻酒却不思饮、食寒凉就泻肚,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在应酬时却熬不过面子而重新端起了酒杯,在家人的劝说下又重新夹起了肉,再出现元气蓄积证之热象时虽不用黄连上清丸了,但却喝鱼腥草茶……

版权所有 : 汕头市至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WWW.ZHI-JIAN.NET
技术支持 : 晨通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