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发烧治疗经过-- 当前(网名) 庄严点评
妇幼专栏

女儿发烧治疗经过-- 当前(网名) 庄严点评

作者:   2010-11-30 浏览:425次

回想女儿出生以后,自己初为人母,不会照顾,回家后百日即着凉感冒,症状是小咳嗽。当时也不懂,就送到医院,诊断结果是支气管炎,挂了六天点滴。(恶梦之旅的起点。原因仅仅是“当时也不懂”。多少父母们仅因为自已的无知和盲从,使得孩子屡受化学药物和寒凉药物的误治,被折腾得产生疑问,主动获取真知时,才悔不当初。)


  想想自己小时候,那时候没有点滴,顶多扎个小针,或者一两片药(错误治疗的历史由来已久,只是变本加厉而已。),大被捂一通就好了。长大以后生病,一般感冒发烧,都是从不吃药,靠自身抵抗能力就能恢复过来。上班以后,听同事说他感冒去扎针,一针一百元,当时想他那么大的人,为个感冒还要去挂点滴,感觉不可思议(是否反省并寻求正确答案了?真正的爱意义为何?),工作时间久了,才知道这种事情很普通了。


  但是自己的孩子,感冒发烧不敢怠慢(爱之愈切,害之愈深),因为听说严重了会得肺炎(道听途说可当真?),一有病就去医院去扎点滴,据说这样来得快。(是被镇压、填埋得快。)还好,女儿侥幸未得肺炎,也许和以素食为主有关,只得一些感冒发烧的小病。而同事的孩子一得病,就是怪病,不动手术就不行,肺炎也得过,看那个孩子很活泼的样子,真是很奇怪为什么总得这样的病。于是暗自想,是不是因为顿顿离不开肉食的原因,曾读过高僧的开示,病从口入。肉食不健康,所以很容易得怪病吧。


  女儿在五周岁左右,有一段时间感冒小咳嗽,听一同事推荐的方子,罗红霉素加某种药,有效,就用了两个礼拜。(好心人总是那么多,但结果大多是帮着办坏事。也总有那么多人把闲聊的一句话或好事者盲目下的药单奉若圣旨,执迷不悟。)果然好了。(果然被镇压了。)结果不出几日,又咳嗽了(人体不甘被镇压,奋起反抗了。),于是依照用罗红霉素那个药(继续助纣为虐),没想到一用就用了近一年。(化学药品用了一年,实在荒谬、荒唐!)因为小咳嗽总不断,总是刚好两天不到,又咳上了。(人体正义的抵抗是不甘于长久地被镇压的。当错误的治疗无法镇压时,现代医学就以耐药菌的产生为由进行搪塞。此时正确的做法我们应该帮助他咳嗽,正如大多数发烧我们需帮助他发烧以破寒是一样的道理。而且经历长久的镇压后的反抗必是激烈的,相对也是长久、此起彼伏的。此时没有明医的全程相伴和耐心的解释作为后盾和支持,同时以家长、父母双方信根的坚定,坚决拒绝错误的治疗为前提,未见有几个家长能坚持始终。)

 

这样总吃这个药,听说副作用很大的,我很担心,又无计可施。(无计可施就不必乱施!帮不上忙就不要帮倒忙!)毕竟只是小感冒,可是就是不好。心焦得不行。


  婆婆后来就不给孩子吃罗红霉素了,有时只给孩子吃甘草片,也不知怎么回事,反正后来就不咳嗽了(不是人体不需要咳嗽以自疗、抵抗,而是人体无法咳嗽,不抵抗或放弃抵抗了。)。认真带反而不好,含含糊糊地,孩子竟然就好了。(所以长期以来视敌为友,甚则奉若上宾。)


  这样用了近一年的抗生素,我并没有觉悟,只是觉得自己不会带孩子。妈妈每次看到孩子都说,孩子颜色不正,还怪是和我吃素的原因。(正确的往往被民众误为错误,错误的大多反不易被识破!)


  这样过了几个月的好日子,女儿又感冒发烧了,烧到390C(人体退守,加之未有破坏,经过养精蓄锐,开始反抗了。),赶紧送附近的医院,扎的是青霉素,一扎就扎了八天,没想到烧一点都不退。(再次因无知和盲从而自投罗网。)看着女儿整天躺在那里昏睡(为需助其一臂之力的指征),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无非加味四逆汤证或当归四逆理中汤证。求医不如求已!)


  还好,也是时来运转,无意中在网上得到一治疗扁桃体的中药方子,女儿只用了一副就退烧好了,第二剂就痊愈,但还是按要求用了三副。(中医是治生病的人,着眼于具体的人,而非对病治疗。相同的病不同的人,正确的治疗是不同的方、不同的法。治疗某一病的中药方不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一定要以具体的症状为指南。“从来没有说一个方子可以包治所有人的同一病症的。”)


  也是从这开始,我开始了解到中医好,开始恶补这方面知识。才知道,抗生素是非常可怕的。于是女儿再得感冒,虽然家人都一致批判我,要求送医院打点滴,都坚决不为所动,在默默地希望女儿赶紧出现嗓子痛发烧的症状,只要女儿一出现这个症状,立刻就用上面的中药方,往往都药到病除。(错误的中药治疗造成的恶果不亚于抗菌素,只不过国人往往乐于相信中药没有副作用。)


  就这样,用这个中药方,对付了一年来的感冒发烧,一年没有再上医院打点滴。直到最近,发现女儿对那副中药也产生了耐药性!(中药没有耐药性这一说,一种可能是因为体质变了、病证也变了,药不对证了。还有一种可能,中药也是错误的治疗,人体不甘被镇压,随着年龄和精气的自然增长,能自主发出抵抗了。此例显然属于后者。)


  女儿感冒发烧以后,手足无措,这时女儿国学班的杜姨告诉我,她曾在三七先生这里治的头痛,感觉很好。抱着一试的想法,打电话向先生求救。


  没想到先生一听我以前用的野菊花,就说不好。我很疑惑,怎么会不好呢,但是听到先生的治病理论,和以前在琉璃光养生网站上看到的一致,比如说发烧要让自己退烧等(大多数未经错误治疗和干扰的发烧,且是人体未发出求助信息时,可以“让自已退烧”,但三阴病的发烧大多是需要正确的帮助以尽早退烧或借机排陈寒,既节约能耗,又能提高能耗比。),感到先生能治好这个病。(没有认识的提高,不会有这种正确的感觉。)


  照三七先生所开的方子抓药,一副就退烧了(之前用野菊花一副就退烧与此次得正治一副就退烧,结果绝对不同,正是三七生先生所著“两种退烧”的现实版。)。可是好事多磨,因为好的太快而疏忽大意,刚好了一天,次日就送幼儿园。后来才知道发烧好后,两日内是不可以受风的。(三阴病,人体抗击外敌得胜后,消耗了一定的能源,体表一时无元气的及时补充,或元气着力于入归中土,顾此失彼。此时静养安睡为上策,家长如担心学业落下勉为其难坚持让孩子上课,结果只会更糟。《伤寒论》还有劳复的提法,即疾病初愈,因劳累又发。还告示:“以病新差,人强与谷,脾胃气尚弱,不能消谷,故令微烦;损谷则愈。”)那段时间天很凉风非常大,孩子就受风再度感冒了。晚上接孩子的时候发现女儿精神严重不足,总想睡觉。(得不偿失。人体发出求助的信号。“总想睡觉”即“但欲寐”证,且属于昏昏沉沉地睡,头重身困,必予辛温剂的范畴。正治可予丁桂儿脐帖外敷肚脐;如手足凉无汗可考虑予当归四逆理中汤小剂量,去附子加菟丝子、枸杞。)但是我不知道是又发烧了。却怀疑先生的方子有问题,真是惭愧!先生真是不容易啊!(让民众对中医产生信任是多么难!)


  就赶紧送附近的中医诊所,想就近治一下好了。没想到中医师听了我用的方子中有麻黄附子后,就严肃地告诉我,问题很严重,要我送医院,补充电解质,告诉我打一针半针就行了。没想到到了医院,医院更过分,要求住院,而且要住院观察几天,费用初计几百。看着大夫那个随便的态度,我实在无法相信她。就告诉老公回家,观察观察再说。


  在路上给先生打电话,把当时的情况描述了一下,真是给先生添乱子。又说缺电解质什么的。还好,自己没有乱用其他的药。先生又给出一方,就是用姜汤红枣水。这样简单的药方,真让我失望。但是没办法,先试一试。(民众的典型心理。没有眩目的包装,没有高昂的费用,不足以对普通百姓产生诱惑和居高临下的态势,就无法营造镇摄力,形成产业,产生效益。纯朴的中医需要有纯朴的心态来对接。)


  女儿回家就昏睡,这时测体温,才发现快40
0C了,原来是发烧,才放下心来。(如是虚阳外越的发烧不要盲目地一概认定发烧是好事。)不象那位诊所的中医说的,自己都没有能力发烧了。嘴唇干得要裂的样子,赶紧给孩子补水补橙汁,女儿喝了很多。真的是渴了,不问从来不说口渴,真是没办法。(昏君在位,无法了解臣民所需所求。)看女儿因为水没有喝足,而脱水出现了双眼皮,很是自责,发烧怎么不抓紧给孩子补水呢?!(发烧一定要补充水吗?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还是要仔细了解人体的真正需求。)


  女儿一晚都是烧到40.2
0C左右,以前从未超过400C的,顶多到39.50C(烧仅是表象,烧是为了破寒或引之为我所用以破寒,破寒才是真正的目的,正应了大多数情形下,正确的作法是要帮助人体发烧。)看到这个温度,我都不敢告诉家人,把体温计藏起来。(家长不能形成共识,遇有发烧或咳嗽需经持久战者,难免起内讧,半途而废者不在少数。)

 

给女儿吃了先生的药后,想到烧这么高,大约是难过此关了,于是和女儿一起念佛。

 

女儿在早上竟然自己退烧了!我很高兴,昨天下午虚惊一场,还怀疑先生,真是不应该。


  这一次发烧好了以后,女儿咳嗽很频繁(大多学龄前儿童在经历一次发烧得正治后会出现咳嗽,此为木气不去克土了,而来生火以克金破陈寒。此时大多以理中汤或理中二陈汤为首选。)。在先生指点下,服用了四剂药,症状还好,于是又服了四剂,现在偶而有痰,但是基本上就是好了。


  女儿好了以后,我发现了一件很奇妙的事,就是女儿的面色变得非常好,以前是暗暗,妈妈是见一次,说我一次,怪我给孩子吃素。现在女儿的面色变得好漂亮,不但有光泽,脸上红朴朴的也有血色了,一看就非常健康。想起第一次给三七先生打电话时,提到女儿长期以来脸色不好看,三七先生当时就说,是一向用药不当的原因,如果用对了药,面色自然会变好。


  想起以前在论坛上看到一句话,能吃到三七先生的麻黄方子是有福的。想小女明年就要到外地求学,也是佛菩萨加持,让她的身体在出行前得到调节,感谢三七先生!感谢诸佛菩萨加持!阿弥陀佛! 

 

 

 

版权所有 : 汕头市至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WWW.ZHI-JIAN.NET
技术支持 : 晨通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