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清发烧出疹记 庄严编著
妇幼专栏

清清发烧出疹记 庄严编著

作者:   2010-11-30 浏览:302次

知道庄医生是经一个朋友的介绍,困扰她多年的慢性鼻炎竟然被一个未曾谋面的人奇迹般的治愈了,接着,她女儿咳嗽的顽症也经庄医生指导后竟也慢慢好转了。于是将信将疑的我在她的推荐之下也买了一本由庄医生著作的<<姜附剂临证经验谈>>

 

说实话,读这本书一点儿都不轻松。我虽然接受过高等教育,但中医理论可谓知之甚少,甚至还有许多误区。我孩子的一次忽然高烧把我和庄医生很快的联系在一起。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幸运,当时我没有做太多的犹豫,立刻拔打了庄医生的电话,向他求医。这一次传奇般的经历让我彻底改变了对中医的看法。

 

现将清清20081125日发烧全过程记载如下:

 

早上730起床后发现孩子额头烫,量体温39.2,面色苍白,精神萎靡。急忙向庄医生求药,由于没有经验,除了量体温外,其余症状一概回答不出,要知道中医讲究的就是“望闻问切”的呀!在庄医生的指导下,我仔细观察孩子:脸色不红,不烦不燥,咽痛充血明显但未化脓,双手双足冷,口干但并不求水。庄医生先安慰我别着急,孩子发烧是身体机能的一种正常反应,说明孩子正在和入侵的敌人打仗,我们一定要用正确的方法帮助他一起反击敌人。庄医生开出方子如下:

 

白术5克,党参5克,炙甘草5克,干姜5克,黑附子3克,当归7克,桂枝8克,白芍3克,细辛3克,通草3克,菟丝子6克,枸杞3克,大枣2枚。据医生的指示,大火煮开后小火5分钟,加盖焖6分钟。喝一半,在喝药之前,先用药气薰鼻子( 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说,中药还可以这么用)。

 

10点喝了第一次药,虽然发热,但孩子并没睡觉,独自怏怏地玩,精神尚可。下午430喝药前体温为38.2 ,喝完药后 520睡下,喊热,此时体温窜到39.9未出汗,面色不红,口干。赶紧致电庄医生,另抓药:炙甘草5克,干姜4克,黑附子3克,菟丝子6克,生龙骨4克,生牡蛎4克。喝下药后遵医嘱泡脚20分钟。

 

我感觉到孩子的体温在逐渐降了下来,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晚上930呕吐,等我手忙脚乱清理完,已经10点了,我不好意思再给庄医生打电话了,没想到一会儿庄医生主动打电话过来询问,(本来930,约好我应主动向他汇报孩子情况,他好决定吃哪副药)这次我真的从内心里真正的折服了,庄医生的人品医德真的是令人感动和佩服,小女生病,远在福建的他竟然如此牵挂。他叮嘱我喝药方2

 

3点半37.9,起夜两次,尿量大,直到430也未等到医生所说的发汗(庄医生解释为汗尿同源。尿次、量多也有类排汗作用),37.3。清晨637.2,一夜孩子睡得很好。

 

730分起床时发汗复躺下,出汗量大,集中在额头、背部,膝盖内侧,前胸少,根据医生事先交代过的用棉质毛巾吸尽汗水以免再次受凉。

 

1126900起床36.6℃,精神好,咽痛加剧,胃口好,吃饭两碗。给庄医生打电话,庄医生又仔细的问诊,如孩子嘴唇的颜色、大便与否、流汗是否厉害、手心脚心是否温热、手心与手背的温差、脚心与脚背的温差、头部与身体的温差、孩子精神状态、是否想喝水等。连孩子具体吃了什么一并问去,让我不要给孩子喝牛奶吃水果。1020分体温为36.9℃,精神尚可,没有力气,半躺着看动画片。到1220分睡下,微微出汗,集中在额头,体温为37.3℃。

 

下午300起床37.5530排出生病以来的一次大便,大便干躁,色黄并不臭。此时体温37.9

 

晚上700再次排便,稀成渣,臭。庄医生给出了第三付只有四味药的方子:党参5克 干姜5克 参白术5克 炙甘草5克。1030睡觉时身上发起疹子,疹子上半身及一边脸颊,下半夜浑身都起来了,腿上及屁股全是密密麻麻。

 

1127,早上800起床时全身疹子自上而下渐渐减退,疹子变少,颜色变浅,体温为37.3℃,精神好,咽部疼痛减弱,独自玩耍。再喝药方1,体温维持在正常值内,再无反复。10点全身疹子除了手指上还有一些外,全部退去。11时手指上的疹子全部退去。到这儿清清的发烧出疹基本结束,后面我就根据庄医生的要求给孩子喝药,孩子的病痊愈,至今未犯。

 

说实话,清清6岁了根本没有出过疹子,应该说是没有机会出。每次她发烧我都奔走于医院,给她打退烧针,吃退烧药,她小小的身体里被人为的堆积了陈寒。最离奇的求医经历是在她3岁的时候,有一次带她外出,路途劳顿,在火车上发烧了,等烧退了发现她的嘴角莫名的抽动。当时吓坏了,跑到儿童医院,先挂的是内科,内科医生说肯定跟发烧没关系,开出来的药就是消炎药和退烧药,在我坚持下她让我到神经科去看一看。我们心急如焚,神经科的医生脱了孩子的鞋袜,用器械检查了一番,说神经应该也没有问题,但是孩子的面部一直在抽搐,他们也是都看在眼里的,可是没有人跟我说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神经科的医生在我的一再追问下,给我开了一张做脑CT的单子,说如果你们不放心就来做一次脑部扫描吧。幸亏医院向来是又贵效率又低,我们被安排在3天以后。奇迹就发生在这3天,孩子回去后,面部抽搐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抽搐的幅度越来越小。感谢上帝,到了第3天,孩子完全恢复了正常。这次神奇的自愈,让我对有些医院有些医生真的是不敢恭维。倒是我的一个同事,她完全不懂医术只是有点生活常识,她说,孩子在火车上生病正发烧时,被邪风吹着了罢了。想想这个解释我完全同意,只是那些天天给人治病的医生呢,为什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认识庄医生是我的幸事,更是清清的幸事,我在这儿感谢庄医生,愿更多的患者能得到中医正确的治疗,少走弯路,早日康复!

 

 

版权所有 : 汕头市至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WWW.ZHI-JIAN.NET
技术支持 : 晨通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