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烧(17个问题) 庄严编著
妇幼专栏

关于发烧(17个问题) 庄严编著

作者:   2010-12-01 浏览:1271次

1:我正月里受寒感冒误用凉药后,一直有点微热,出了大半个月的汗,而且拉肚子,胃都不好了。我们这里的中医一直给我用苦寒药,低热一直拿不掉,每拿一次,我厉害一次,而且越来越憋气,老是想干呕,人也越来越无力,整天不想吃饭。我想找经方医生给我看病。可是我们这里都是用凉药的,我实在没办法了,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我们家里人都愁死了,我难受的时候我妈妈天天哭。.医生,你能不能救救我,我不想死,如果我死了,我妈妈也活不成了。


   
答:不要过于悲伤,没有这么恐怖。疾病就和困难或敌人一样,你越畏惧他,他越嚣张。

 

2:(200868日)先生你好,我孩子38个月,从小就是打针来解决发烧问题的,从两岁岁开始经常性扁桃体发炎,消炎针打了很多,消炎药更是吃得多。孩子昨天下午从幼儿园回来就开始发烧,晚上7点钟时烧到41度,我给他喝了麻黄理中冲剂,烧退到379,后来又上升到385392之间,看见他有时出汗,但体温还是很高,我马上改用桂枝加附子汤,他但体温一直不降还好保持在392以下。他舌苔白,昨晚小便三次,喝了三次水,喜欢喝凉水,喊喉咙疼(扁桃体严重充血),咳嗽,痰是黄色,便秘。我不知道孩子是不是已经被误治为三阴病了,我一夜不敢睡觉,今天他还在烧38度多,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也知道他体内的寒气太重,是在排病,但在没有任何医生指导下我不敢妄自用药,反正西医我是不敢看了,望先生能在百忙中抽出点时间给我这个痛苦矛盾的妈妈一些建议,谢谢了,祝端午快乐。

 

答:不要乱用药,不是发烧就是麻黄理中汤,也不是发烧一概都是三阴病,三阴病也非一律都是姜附剂,更不是所有的症状都是排病。切记切记!中医用药治病非象傻瓜像机那样,非此即彼,如此也会害人。


   
试试此法:黑豆、绿豆各一把,高压锅煮烂后,以黑豆绿豆水煎乌梅三粒,水开三分钟即可。煎好后调蜂蜜或加糖,少量多次频饮。

 

3:孩子6岁前几日发烧,夜里温度39.8,白天在39左右徘徊,舌苔白腻,这是两年多来第一次发高烧,孩子一直处于昏睡无力状态,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先是呕吐3次,给服了2次藿香正气丸后不吐,继续高烧不退,一直没有力气处于昏睡状态。给孩子服了一剂柴胡4,桂枝3,干姜2,黑附子1,炙甘草2,黄芩2,牡蛎2,天花粉2后,后到南京的省中医院找个主任开的下方:柴胡8,半夏10 ,黄芩10 ,防风10,荆芥穗10,枳壳10首乌20,干姜5,炙甘草6,太子参10,佩兰10,广藿香10,抄谷芽10,抄麦芽10,羌活10  喝了一剂后,睡了一觉,早晨起来排了一次的便后烧退了。胃口也恢复了一点,精神也好了,舌苔仍白腻。就把所有药都停服了,让身体自己抵抗,谁知今天早上起床后,开始打剧烈喷嚏流鼻涕,身体没有汗,给了2次正柴胡饮,现在孩子又睡了。请问我接下来怎么办,给孩子继续服正柴胡饮呢?还是不管,让孩子身体继续自己抗?

 

答:正能胜或压邪——不用药,但注意节劳和饮食调养。

 

正不能胜邪或邪盛正弱——要用药。“继续高烧不退,一直没有力气处于昏睡状态。”说明正不胜邪,且持续高烧在消耗能量。现在如果精神还可,能食能睡,不用药。
   
如疲软思睡,纳欲不启为正不胜邪。具体的要结合体脉证合参。

 

4:庄严医生,您好!拜读了您的《姜附剂临证经验谈》一书,非常钦佩您行医思辨如此严谨、细致、有条理。我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大约和您是一个时代的人),因为求证孩子的健康问题刚刚踏进中医的门槛。忽然发现中医的阴阳静动,一而二、二而一的思想如此完美地揭示了物质层面哲学和精神层面哲学的高度一致性!
感悟归感悟,学习还需要从头开始。这封信主要的目的也是想请教一个不解的问题:有关高热惊厥的问题。我觉得能够引起惊厥的高热,似乎应当不是元气出来抗敌的能量,元气不会引导身体产生这种反应。并且三七先生也提出高热惊厥是太阳膀胱经的痉症,以葛根汤清热解之。那么这种高热究竟是什么能量呢?是太阳营卫伤寒传至阳明燥金的邪火吗?是相火不位吗?

邪火或相火不位的高热会达到39.5左右且持续十几个小时不退吗?

 

出现高热的时候,怎么判断是哪一种原因引起的呢?本来决定高热绝不退热,可忽然想到这个问题。如果是元气的能量就让它继续积蓄,如果不是又应当怎么做?


    我的孩子37个月,高烧39度以上26小时,没吃退烧药,咳嗽剧烈、脸红、想睡但咳嗽睡不着发很大脾气(声音很大),膝以下冰凉(第一次这样),头脸手温,躯干烫。后西医检查:双肺罗音。出生以来第一次挂瓶(如果当时有别的选择,比如可靠的中医,我一定不这样作)后二十分钟惊厥,直觉是与这个挂瓶有关。


    您能帮我分析一下她当时这种情况下,惊厥是怎样一步步形成的吗?拜谢!


   
答:要明白高热惊厥的原因,还要从五行方面入手。惊厥为风象(这需要一点感性的思维,中医取类应象是一方便之门),定位在肝。
   
同是高热惊厥有的是要用葛根汤取效,有的直取桂枝加花粉收功,还有的要用其他方,具体当据证而定。且不同的患者同是高热经相同的误治,有的会惊厥,有的则表现为腹泻或但欲寐日显等,不一而足。归根到底与各个个体的体质和虚在何处相关。再进一步与时令。六气和命理五行的强弱亦有一定关联。


   
你的孩子之所以会出现高热经误治后惊厥,你在症状的描述中已给出了答案:发很大的脾气——意即木受金克,不得发挥其曲直之性,失其木静风恬而为木枯风燥之象(这个理解还需要结合现实生活中滥砍滥伐造成水土流失及风沙肆虐方面入手。西医的治疗相当于砍伐树木的刀斧)。

 

纠正一点,葛根汤不是清热解之之法。医圣之方没有一方是后人理解的清热解毒。包括三黄泻心汤、白虎汤或是大承气汤等,这点需要从临证体验。


   
邪火或相火不位的高热会达到39.5左右且持续十几个小时不退吗?——任何发烧在一天的不同时相会有波动起伏,这点在拙作料事如神篇的时间一节已谈及。

 

5:她是在冬至之日开始明显咳嗽(此前咳嗽病愈后一个星期时间无力无神),冬至后第四天发生这件事情。小雪至大寒为六气之时,本宜补水气,但因为前一次感冒服药有误,肾水病寒,不能生木,木气已弱。脾胃中虚,不能运化,木气更弱。而冬至前再次受风(后看中医脉缓),表邪未解,传入阳明燥金。加之西医吊瓶,肾水更寒,木气更弱,木被金克,

津伤木燥而风动。

 

这种分析您觉得对吗?

 

同时,她咳嗽时说左下胁痛,左下主肝木,是否也说明肝木升发不畅?

 

她咳的时候偶然吐出了一口痰,是泡泡痰,像唾沫那种,我当时没在意,以为是唾沫。现在想来,如果肺金结燥,痰应当是黄的吧?这一点有点想不通,也许真是唾沫。


     她平时生病不算多(只中药),但最近生病时容量发脾气生气(以前生病粘人爱哭),平时还好。小时候睡觉眼睛总有一条缝,现在偶尔为之。还有就是她本来三岁以后都不尿床了,但去年10月份(三岁五个月)以后开始一直晚上尿床。


     看了三七先生有关《戊子年运气药食谱》的贴子:戊子岁(2008120日-2009120日),火运太过,少阴君火司天,阳明燥金在泉。上半年偏热,下半年偏凉,总体寒热平均。


     初之气(大寒-春分):主气厥阴风木,客气太阳寒水。去冬相火不藏,今春生发不畅,升路阻滞。药食宜辛温,桂枝汤主之。……


     这样的时年,她这样的情况,我们平时生活起居应当注意哪些方面以帮她化解木被金克的情况呢?


    
我理解您的意思,高热惊厥并不完全是太阳膀胱经的痉症,我女儿就是一例,葛根汤并不适用,对吗?上次中医息风用了蝉蜕、僵蚕、羚羊角、勾丁,还准备了紫血散,我感觉用在孩子身上似乎不妥。她的高热是元气与阳明燥火相争引起的对吗?她当时这种情况不知您有怎样的方式处理?


   
还有她命理五行强弱目前就不得而知了,我是既想知道又怕知道。突然想到一件事,前几天北京刮大风,她都马上进楼了,风刮倒了一个金属停车牌,不偏不倚正好砸到她的右眼框上,整个眼框都被擦伤。肝开窍于目,而金属牌砸到眼,是不是也是木被金克呢?这个就是猜测了。

 

答:看看黄元御的《四圣心源》吧,你会找到答案。

 

6:先生,您好!我儿子(2.5岁)从55号开始反复发烧,发烧时间越来越长温度越来越高。一直没有给他用任何药,饮食睡觉都尽量顺其自然,目前已经连续不断的烧了4天,觉得孩子需要帮助。看了您的帖子,还是不能决定是否用大衍方证还是四逆汤加味证。现将孩子目前症状一一道来,希望先生能费心帮忙定夺一下,谢谢!些许咳嗽,下午发烧基本是40度以上,下午高于上午(一般从早上11点开始升温),晚上更高(可能有412度或者更高,不敢量)睡卧不宁有时伴有手脚抽搐。一般都是头手脚都很热,有时脚不那么热,头顶百会穴反而不热。现在脸不红不烫(刚开始发烧那几天脸红且汤),脸色现在很黄很暗,唇淡,喜喝冷水,口有异味(对面就能闻到),舌苔灰白,较厚,主要在中后部,口水多,易流口水,尤其睡觉时。喜欢添嘴唇,但看着不干。喜欢咬指甲(以前不咬,只是有时会把手伸到嘴里),晚上睡觉磨牙厉害(以前不磨),喜欢咪左眼歪左嘴角做鬼脸,好像是哪里不舒服。睡醒眼角有很多分泌物,睡着了有时还流泪。比以前觉多,但睡眠质量明显很低。

 

胃口很不好(以前很好),目前只吃很稀的稀饭和米汤,不吃任何其他主食蔬菜和水果,爱吃山楂片(但吃了就不吃稀饭)。睡觉易漏晴,不安易醒,总是要抱,但抱得时候又哭不知是不是身上酸痛所致,身软无力喜抱着或者坐着或躺着。


    低烧或不烧时自己知道到厕所撒尿,一旦烧高了,就会尿裤子,但会憋住一半左右到厕所撒完,不知是憋不住尿还是身子懒(疼)不愿意动。


    喜欢洗澡,自己要求洗,尤其是汗多的时候,洗完了不愿起来,洗完之后精神会好一些,烧会退一些。大部分时候没有汗,干烧,尿很烫。开始发烧那几天,一旦出汗就退烧。现在如果有汗,有时烧退有时不退(很难分辨是否更高),好像冷汗就退烧热汗就不退。鼻子里好像有鼻涕,但醒不出来,导致睡觉时呼吸是好像里面有什么挡着,发布呼呼象打呼噜似的声音,结果就会张着嘴睡觉。畏寒畏热不明显,但从小不爱穿袜子,这次即使发烧也不例外。最近这里较闷热,前一天都是30度以上,今天降温至20多度。

 

答:不是发烧任凭其发烧,当人体发出求助信息时,家长却袖手旁观,对人体是一种伤害。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中医本是中正平和,真正的以人为本——以人的自我感觉和心体症状为基本,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等。

 

7:依照先生嘱咐,又买了两剂。请问先生,他原来感冒、扁桃体发炎等等好起来以后都没有像现在咳嗽得时间这么长,为何这次会这样?而且一直不见有明显的痰?是有力气往外排病了,还是不好的现象呢?请先生指教!

 

答:与天气渐热,人体之肺气不得收敛有关或虽得药助收降转缓有关所以时间要长些,这个要父母作好心理准备。关健看整体而非局部小节。

 

8:先生您好:孩子昨日下午1740左右上床,当时体温在39多,睡睡醒醒,醒醒睡睡到今早6点,才不愿睡了,要东西吃,睡时量过几次体温,一直在下降,早上6点在37.9,现在740体温在37.4,精神好,口腔溃疡有但不再喊痛了,饭水少,小便少,这期间没有大便。合肥天气5-12 星期二 19/255-13 星期三 16/25 .
请问先生大衍方继续用吗,我们家人非感谢谢先生。

 

  答:服药至大便排才考虑更方。下午和今晚发烧不再反复才是进入尾声。注意避风、节食、休息、怡情。

 

9:您好,不好意思,等不及又来打搅了,今天下午15:40测体温38.81640测到了39.4了,给儿子用温水泡了一会脚,现在看电视,精神可以,准备再用您的药(大衍方),因我心里没底,时隔不长又给您发信,麻烦您了,谢谢。

 

答:这个节气(2009年立夏)少泡热水脚,弊大于利。

 

做好明早五时之前体温不会降的准备。此时能睡尽量睡,或晚上早点睡,注意汗出欲收时及时试干。

 

怕发烧中医就无法治疗了。

 

10:(2009510问诊):小儿一会儿怕冷,要求盖被。一会儿又把手伸出,说热,说梦话,易哭闹,嗜睡,神昏幻听。以前自己能退烧,可现在衣服湿了换了5件了,还高烧。我们天气18-31度,大人穿短袖,他白天穿的长袖。现在手脚都热,手臂凉,背部和面颈烫人。见先生在线,不得已打扰先生,跪求先生回复!

 

答:炙甘草5克,炮姜2.5克,麦冬4.5克,党参2克,菟丝子3克,黑附子0.5克,山茱萸4克,五味子1克(杵)。二剂。冷水煎开后改用小火煎二三分钟,加盖焖五六分钟。一剂煎二次,隔二三小时喝三分之一煎,病情好转延长服药的间隔时间。<span style="font-family: "Tahoma","sans-serif"; font-si

版权所有 : 汕头市至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WWW.ZHI-JIAN.NET
技术支持 : 晨通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