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发烧历程——我的凤凰涅槃!
妇幼专栏

孩子的发烧历程——我的凤凰涅槃!

作者:   2015-03-11 浏览:2277次

学员诙诙—— 

我有两个小孩,大的女儿,小的儿子,两娃相差1岁8个月。我是个心理承受能力很差的人,用老师们的话就是“做父母的阴寒之体,胆小怕事”。女儿大概8个月大第一次感冒,先流鼻涕,过了几天咳嗽,咳痰不出,把吃的晚饭吐了,我和老公就在晚上八九点钟送孩子去了医院,第一个医生算是挺不错的,说孩子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感冒,吐了也没什么,开了点药让回去吃。第二天女儿依然咳嗽,呕吐,好像还有拉肚子,就又去医院,这次顺理成章地挂了吊瓶。(按我现在的思考,孩子先流清鼻涕,后来咳嗽,其实已经到了感冒的后期了,不治也很快就会好了。咳不出痰就呕吐,拉肚子,这都是孩子身体排寒的表现,不干扰,排完了寒自然就好了。)

 

 以后隔几个月,天气变化时女儿就会感冒,只流鼻涕就在家观察,一般咳嗽厉害了就一定去医院,还有好几次因为半夜发烧半夜就送医院的经历。再后来我知道了美林,如获至宝,家里一直备着,孩子一般一发烧几个小时就升到38度5以上,美林就派上用场了,也不用半夜去医院了。但孩子发烧用美林退了烧,肯定还会再烧【悠然生:经验之谈】,那白天就又去医院了,医生一查血,白细胞偏高,你这是细菌感染啊,不打吊瓶不行啊,我就说,听医生的。生二宝的头一天晚上半夜,我还跟婆婆一起送女儿去医院,只因为发烧。

 

  儿子出生,七天体检黄疸偏高,我记不得数值了,可能是12?总之是要求住院照蓝光。我老公和婆婆带着去的,老公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我想都没想说,肯定不能住院啊,于是抱回来了,每天抱着去医院用药水泡澡,泡一次几十块钱。老公自己在网上查了所谓“清热去黄偏方”,去药店买来给孩子吃,药店的人还说,这个吃了可能不好啊,你先买一次的试试吧。结果就买了那药吃了一天没什么大反应,就买了一星期的,婆婆天天煮了水,给儿子灌几十毫升,剩下的给我喝。现在想来,那就是些苦寒药吧,恐怕我们母子阳气太多呢,使劲灭一灭。过几天去给儿子检测一次黄疸数值,基本是不退也不升的状态。喝了一星期的药,泡了一星期的药水,我也烦了,没效果就挺着吧。然后就心惊胆战地熬着,看着孩子的脸一天天由黑黄变白。彻底变白估计也是3个月后了吧。(黄疸到底该怎么治,到底该不该治我不清楚,请老师补充。但用苦寒药治肯定是不对的)

 

【悠然生补充:黄疸就是体内水湿之气太多,郁而生热则黄。就像雾气重的天气闷热的原理一样,热只是结果不是原因。太阳出来雾气消散,郁热就没有了。所以同理,孩子增加热能湿气散去,黄疸就没有了】

 

 儿子第一次发烧也是8个月,我自己给他用药不停退烧,不停发 烧,大概3天后,出了疹子(幼儿急疹)就慢慢好了。后面再生病,跟女儿以前一样的治疗方式【观念比治疗重要!观念不改变,对待疾病的错误方法就会代代相传!】

 

 女儿3岁时,夏天吹空调流鼻涕鼻塞反复不好,好了两天又犯。我不想送医院,自己也不知道该给吃什么药,就那么熬着。熬了一个月,终于去医院了,去的耳鼻喉科。医生说是鼻炎,给开了什么鼻炎胶囊,是大人吃的,只是按大人吃的量减半就给孩子吃了,还让用一个什么机器放在鼻梁上部(是超声波还是什么的)辅助治疗,治了一礼拜,感觉恢复速度跟自然恢复的速度一样,可以说完全没效果。从此女儿就一直被鼻炎所扰,但我又没有办法治疗(我自己也是二十几年的鼻炎,反复流鼻涕,偶尔鼻塞,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流鼻涕,不知道治疗方法)【两代传承了,再有第三代,西医就可以定义为遗传性鼻炎了。女儿3岁半的冬天,两个娃一起严重感冒了一次,发烧,咳嗽,微喘,输液几天,吃药好多天才慢慢恢复。

 

  就这样,女儿流着鼻涕打着喷嚏度过了春季,夏季。8月份我们从广东到内蒙古我妹妹家住了20多天,期间有一次晚上特别冷又下雨,我跟儿子着凉,他就开始发烧咳嗽,也传染了姐姐,两个娃发了几天烧就不停咳嗽,微喘。妹妹家离医院特别远,开车还要20分钟,还常堵车。去了一次医院,医生开了抗生素,抗病毒药,清热解毒药,清热镇咳药。我心里一直想,为什么着凉感冒还是要按照“风热感冒”治?为什么从广东到内蒙古,所有的医生都认为孩子一感冒就是热感冒?【这就是中医两大理论体系的核心区别:阳常不足,还是阳常有余,导致对疾病寒病还是热病有着截然相反的判断】医生开的药都没吃,我自己买了盐酸氨溴索(化痰的西药)和一种止咳平喘的糖浆给孩子吃,吃了十来天,才慢慢好了。(现在看来我的治疗思路也不对,但比起抗生素和清热解毒,算是危害稍微小一点吧)期间每晚听着儿子呼呼的喘声,我都紧张得无法入睡。幸好那时离医院太远,我不愿意麻烦妹夫带我们去医院,才使孩子免于一次输液。

 

 从内蒙古回来后我们又过起了夏天,孩子看起来健康活泼。九月份,女儿4岁多一点才入园。十一放假,女儿又一次咳嗽,微喘,去诊所买药,诊所医生说,你看她都喘成这样了,三凹征了,还不赶紧去医院拍片子,吃药没用的。我答应着,还是自己去药店买了药。第二天看她没有好转,就去当地中医院找中医看。结果那个中医院的中医主任说,小孩抵抗力差,吃中药好得太慢,吃西药吧【这就是中皮西骨的所谓中医生,是西医主导中医教育下的悲剧结果】。给我开了抗生素,抗病毒西药,清热止咳中成药。到此时我的心更迷惑了,中医都觉得用抗生素才能治好,而且中医也是开清热止咳药,那以前的医生的做法都没错?

 

 11月20号左右,女儿有一晚鼻塞特别严重【本质是身体垃圾太多,正在蓄积力量外排】,用了外用喷剂也不好使【外用喷剂基本都是激素,起抑制症状的作用,就是不让身体外排垃圾】,整个晚上没法睡觉,哭闹。第二天早上脸都浮肿了,第二天就开始咳嗽,到下午发烧,剧烈咳嗽,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体强行军自救,通过猛烈咳嗽试图把体内寒气垃圾排出去】,吃晚饭时根本没法吃,一直咳一直咳。我饭都没吃,就带着她去医院了。医生按支气管炎给输了液【结果引来更多敌军势力的反扑——因为老妈敌我不分!误我为敌,认贼为友】,半夜12点多才回家,但这次输液完全没效果,回家后还是剧烈地喘起来,鼻翼都煽动了,脸色苍白,也不咳了。(以往微喘还能咳,这次真的不咳了,只喘,呼吸困难。现在看来是先从鼻子排寒气,鼻塞,通道不通,就改为咳嗽,或许正是输液的镇压使身体最后一次努力也失败,发烧给退了,也没力气咳嗽了,只能喘了)【这会总算明理了!】天一亮,又带去了医院。这回做了两次雾化,输液一次,回家后喘得轻微些了,就一直吃医院开的药,没再输液,孩子一天天脸色好起来【不输液打压,身体都会自己好起来】。就在我觉得孩子已经基本痊愈的时候,那天天气特别晴好,孩子心情也特别好,跟小朋友在外面跑跑跳跳玩得很开心,睡了个午觉,就发起高烧来。(现在看来是喘病暂时压抑住了,寒气没排出,天气晴好孩子能量又攒足了,发烧排寒)【正确】我一见又发烧了,觉得事情不好,赶紧带去医院。(不知道在哪看过,貌似是这样说,孩子没症状只发烧时可以一边退烧一边观察,等到出现症状再去医院。如果先有其他症状,过了几天又突然高烧,说明病严重了,不能耽误,要立刻去医院。总之,以往的经验都是认为发烧是坏事)去医院一查,支气管炎没好彻底,又得了扁桃体炎,输液两天,孩子特别蔫。我又去求助中医院的中医,那中医说,前两天这么治没错啊,还得继续输液,于是在中医院又输液三天。输液五天之后,孩子各种症状基本消失了,大量出汗,躺下一会就把一个大枕头给湿透了,脸色惨白,摸着额头身上出了汗后冰凉冰凉的。白天一点精神都没有,总是蔫巴巴地呆着。【病重要还是人重要?发烧可怕还是人没精神可怕?】(很早以前我认为发烧不该轻易退烧,发烧是为了烧死细菌病毒,后来知道了个有名的儿科医生崔玉涛,他说孩子发烧38.5就一定要退烧,防止高温惊厥。从此我迷惑了,加上高烧看起来吓人,退烧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抗生素的作用,以往我认为,如果是细菌感染,用抗生素是对的,只是抗生素相当于不协助身体作战,自己另外作战,最后也是击退侵略者。我以为抗生素虽然有害,但也有利。看了老师及其他中医的说法后,知道抗生素其实是在帮倒忙,它是在忙着镇压身体的正气,让身体没力气抵抗寒气,以达到一个更低层次的暂时的平衡。这也是为什么孩子每次发病越来越严重,输液天数越来越多的原因。)

 

  女儿大量出汗,我去买了虚汗停给她吃,过了几天精神慢慢好起来,又去上学了。女儿一上学,儿子立刻发起高烧。我那时刚加入至简,没空学习,但受好友河蕊影响,知道发烧不是坏事,就让儿子挺着。孩子高烧了两天两夜,丝毫没有退烧迹象,最高烧到40度。我着急了,带着去了邻居们都说好的一家诊所。那医生看了说是急性扁桃体炎,开了一样清热解毒的中成药和一包药粉。(邻居们说好,就是因为这个医生不输液,吃了那神奇的药粉很快就好。也不告知那药粉成分是什么,我怀疑是抗生素加激素的混合物,才能疗效如此神奇【基本如此,同样一个药粉,什么人什么症状吃了都的,就只有激素和抗生素了】)儿子回来吃了药,暂时不发烧了。(很遗憾我给他坚持了48小时,正气就快退敌了,又缴械投降了。)晚上又发烧,喉咙肿起,脖子上淋巴结肿大,呼吸打鼾,但他能睡觉,我就完全睡不着了,担心得要命。第二天又是一早去诊所,那医生看了看说,我帮不了你,去医院打针吧。我带着悲痛的心情带儿子去了医院,跟以往一样,验了血,挂了吊瓶,而且医生直接说,开两天的吧,一天不可能好。就在那天上午输液时,儿子退烧了,不再发烧了。(我想如果不输液不吃药,可能烧到这时也该退敌了。或许症状看起来最严重时已经有胜算,被我完全打乱了。)输液一输就是四天,孩子原本活泼的,变得不爱说话,问什么只用点头摇头回答,整个人也蔫了【第二次验证相同的例子!人重要还是病重要!以人为本还是以病为本!】。

 

【悠然生:女儿儿子都经历相同的过程,每次所谓的治疗过后,孩子都变得更没精神了,整体健康状态更差了!可是有几个妈妈会反思呢???】

 

 女儿上学上了一礼拜,又是鼻塞一晚上,第二天咳嗽。我赶紧带着去了附近的诊所(不是儿子去的那家),我对医生说,我怀疑女儿得了“过敏性鼻炎-哮喘综合征”,他淡淡地问,有没有去医院确诊?我说没有。他就看看喉咙,听听肺,说,喉咙有点红,肺没问题,不用担心。我看他那里有给别人开的中药方,就说,医生给我开点中药吧,他说可以。就开了些中药。回家给女儿煎来吃了,半夜又喘起来。凌晨2点,我又带着女儿去医院,医生说,输液吧,我说我不想输液了,只做个雾化吧。我想带她测一下过敏原,看是不是哮喘。他说,那就开两次雾化吧。天亮你再来做一次,我说好。于是做了一次雾化,没缓解。我又去找医生,医生说,既然已经喘起来了,没那么快缓解的,我说,那输液呢,他说,输液也一样。我说,那好吧,先回家吧。

 

  第二天,我又找诊所的医生。(当时我已经对西医彻底失望了,只好把这个“会开中药”的诊所医生当成救命稻草了,我深知如果确诊是哮喘,我和女儿将天天去医院做客,而且恐怕要一直治疗,一直犯。)【从感冒治疗成哮喘,越治疗越严重,以至于要终生服药——为什么不反思一下,区区一个感冒,变成这样必然的结果,合理吗?我跟诊所医生说了孩子的情况,他就建议用诊所的特色疗法“灌肠”,就是肛门给药,还是给抗生素和抗病毒西药,同时又开了麻黄和石膏,让我加在昨天开的中药里一起煎。我跟他说,我觉得孩子就是寒症,不是热症,医院一直当热症治,我觉得是治反了。他看了喉咙,舌苔,又把了脉,说,是寒症,现在很多医生都不懂。嘱咐我继续吃昨天开的中药。我每天都去他那里让他听孩子的肺,两天换一次药方,同时也“灌肠”,治了三四天,喘缓解了。他也很高兴,说,中药效果是慢点,还是有效的。我说西药治病总是反复发作,我都失望了,现在就希望中药调理,治根。他就信心满满地说,你放心,这次一定让它断根!吃了八天的药,再去听诊,他说,基本算痊愈了,可以不用吃药了,注意别让孩子着凉。(这个医生开的药方我没有记全,只知道药方里每次都有柴胡,黄芩,党参,黄芪,麻黄,石膏,再加一些杏仁啦,桔梗啦,款冬花啦,地丁啦之类换着吃。从药方来看这医生似乎是寒热犹豫不决,加点热的再加点寒的,乱七八糟一堆,也只能忽悠一下当时对中药一窍不通的我)  我总算舒了一口气,两个孩子都好了。高兴了没有一个礼拜,女儿又开始咳嗽了,而且还是越咳越剧烈的样子,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说好的断根呢,这么快又复发?我简直崩溃了。崩溃不是因为病,而是因为没有治病的方法,根本找不到能治病的医生!战战兢兢过了一晚上,果然第三次哮喘发作。一早带着她去了附近另外一家诊所,据说也是老中医坐诊的。那“老中医”一开口我就感觉不对劲,一开口就说要吃抗生素,不然治不好。然后大笔一挥开了一堆中药,我认不出他的字,认不出药是什么,但凭感觉一定是苦寒药。买了药回家,先打开一包药粉给女儿吃,女儿大哭大闹吃了一小口全吐了。我只好悲壮地整理整理东西,带她去输液。一听说去打针,女儿不哭了,还很高兴。是的,我家两个娃,小的才2岁9个月,输液扎针完全不哭,让怎样就怎样,儿子那天输液,扎一次过一会不滴了,扎一次又不滴,一天挨了四针,也完全没哭一声(哭也是需要能量的),倒是因为输液时间太久不能活动而大发脾气。女儿一边挂吊瓶一边看电视,心情好了很多,虽然我看她还是喘,但精神好了些。还主动跟我说话。我看着一瓶抗生素,一瓶激素,一瓶“热毒宁”,心情异常沉重。输完液,女儿说好冷,(那么冰冷的液体输入身体不冷才怪。3岁那年夏天有过输液寒战的经历。)我带她在医院的墙根下晒了一会,回家了。回家后,我整天手机电脑到处查资料,中医怎样治小儿哮喘。第二天,按照网上的一个药方“小青龙汤+三子养亲汤”抓来给女儿煎药吃,也慢慢的好了。不喘了【终于走上正途!试问有多少妈妈,都是经历这样走投无路之后才找上正统中医的?】,但每天都咳嗽,又不剧烈。

 

   咳了几天,有一次晚上跟弟弟一起玩,咳嗽次数挺多,结果当天晚上,儿子就开始咳嗽了,刚开始是清脆的一声声的咳,第二天就变成深咳,咳得很费力,但频率不高,孩子照常玩。就这样咳了几天,我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试试至简推荐的姜枣汤吧。就早上煮了一大碗,给两个孩子一人小半碗,加水稀释,又加红糖,这样他们还嫌太辣,喝了几口就发汗了。喝了姜枣汤后,女儿开始剧烈咳嗽了,这时我没怎么担心,我看了些至简的文章,我觉得喝了姜枣汤咳嗽剧烈应该是好事,有痰总要咳出来。果然,咳嗽很厉害,晚上还发起低烧,精神状态不太好。第二天依旧喝姜枣汤,儿子拒喝,嫌辣,还是哄着喝了一点点,就几口,就出汗了。那天晚上吃过饭,女儿咳得非常剧烈,还是低烧,最剧烈时几秒咳一次,一次又持续好几秒。一边咳一边哭闹,我很着急,但心里觉得能咳总比不能咳是进步【由此可见观念的重要!】,咳着咳着就要吐,我赶紧拉她到卫生间,在马桶那里,咳一阵呕些粘液出来【可见身体里面蓄积了多少多余的水分垃圾粘液!终于有机会排出来了】,这样持续了好几次,女儿还是又哭又闹,那时我真的没有能量去哄她,我都急得像热锅的蚂蚁。好在呕了几次后,女儿要求回床上睡觉,果然就躺下睡着了。偶尔醒来还咳,但已经没那么剧烈了。第三天还是姜枣汤,一早坐在那里哭哭啼啼,我给拍了舌苔照让老师看,老师说,冻土舌,补能量就可以。那时我已经买了健脾胃补能量套餐,苦等不到。谁知到了中午,女儿精神渐好,咳嗽不剧烈,也能吃些饭了,也不说难受了。晚上又发了一次低烧,然后就每天咳几声,没彻底好,但也不激烈了。【得到正确治疗,得到能量的扶持,不单症状减轻,人的整体状态也是同步变好。和前面西医治疗后必然的精神萎靡作对比,大家是否有所得呢?】老师的药到了之后,早上给姜枣粉拌粥或者面条,或者直接冲水喝,晚上给补能量散。我和她一起吃补能量散,第一次觉得特别难吃,第二次觉得味道还可以接受,第三四次,就觉得越来味道越好了。现在每天她都主动要求喝补能量散,说那个药很好喝【我一直说,身体的喜好,其实体内气场的喜好!身体有病气,就喜欢病气的味道,对正气的味道反而抗拒,这叫同气相求。所以我们说一个人变化了,叫你的味道不一样了!】,开始是不拆袋泡给她喝,看她能接受,就直接用粉末冲水给喝了。每次都要把药渣嚼一嚼吃了。

 

  再说儿子,女儿低烧了三天,精神渐好,轮到儿子了。咳嗽了一礼拜左右,他喝了两天姜枣汤,晚上开始高烧了。第一晚烧一会哭一会,哭时就出汗【孩子哭就是体内高压锅压力最高的时候,哭出来就是漏气减小压力,所以发烧时孩子的哭对孩子来说是很舒服的事情,能够哭得越响亮,就说明体内能量越足,孩子的修复就越快,质量越好,下回看到孩子哭做妈妈的应该笑~~笑着对孩子说寒气又出来了!】,出汗后烧暂时退,一会又烧,一会又出汗,持续了几次,也不知道几点,我给脱了一件衣服,他就一觉睡到天亮了,我一摸头不发烧,就对夜里是否发烧产生了怀疑,疑心是自己给他捂多了衣服,是热得出汗,并没发烧。(因为以前发烧的经验是一旦烧起来就至少持续两天,中间不出汗,甚至吃了退烧药又强迫喝很多水才出一点点汗,不吃退烧药根本不会退烧。)到了晚上,跟头一天一样,发烧,哭,出汗,睡着发烧,又哭,又出汗【观察很仔细,很好,这就是孩子退烧的标准行为规范】。这次基本折腾了一晚上,我也确信头一晚是真发烧了。

 

  白天儿子不发烧,但是咳嗽,微喘。在群里求助,温柔雨老师给了桂枝汤加厚朴杏仁的方子,煎了小半碗给儿子喝了一半,当天晚上呼吸特别急促,喘鸣声也很响,半夜我就睡不着,看至简的各种文章,摸着儿子脚有点凉就烧了热水袋给他捂脚。儿子睡一会哭一会,哭时我就抱着哄一会又睡了。就这样熬到早上,或许是我太疲惫了,精神有点崩溃了。我一直想,怎么办,怎么办?儿子现在这个状态去医院检查怕就是肺炎了,嗓子也哑了,恐怕扁桃体也肿了,到底该怎么办?能熬过去吗?如果熬不过去怎么办,我根本不敢往下想。但不熬怎么办,现在已经熬了这么久,症状这么严重,给西医去治一定治得更糟【这时就体现出正确观念的重要性了!没有正确观念支持,是无法做到这样坚持的。这种信,是因明理后的信,就不是迷信,而是正信。】。我在极度恐慌下给悠然生老师发消息,没回,给温柔雨老师发消息,她很镇定,询问精神状态,二便如何,我说精神状态不好,爱哭。大小便昨天都有一点,还有很黄的眼屎一直出。她问要不要水喝,我说不主动要,问喝不喝水,他就点点头,喝了一点。我说他出了很多汗,醒一次哭一次就出汗,然后又睡。她说,挺好的呀,垃圾出表了。一看到这话我眼泪就下来了,这样说我儿子没事啊。但我还是好害怕好害怕,我已经把自己逼到这条路无法回头了,白天我必须得跟公公和老公装坚强,证明孩子的病情一切在我掌握中,还得尽量哄着孩子开心,想着法子做点他能吃的东西。我了解西医的想法,症状越严重他们认为病情越严重,这跟担心中的家长不谋而合,而且西医更会夸大病情,让已经担惊受怕的家长更心惊胆战,好听从他们的指挥。温柔雨老师此时的帮助太重要了,把几近崩溃的我拉了回来【至简文化的群其实提供的就是一个安心和支持的人文环境!在有需要的时候有人可以回应、支持、帮助。所以其实是大家共同合力营造的氛围,这是大家的家!同样的,今后,诙诙同学也可以成为其它妈妈的定心丸!给予妈妈们信心!】,我心神镇定一点,放了河蕊推荐的佛曲听,儿子听着说,妈妈,好听吗?我又问他,好听吗?他说,好听。然后一直眯着眼,一副完全没力气的样子,昏昏欲睡。睡一会醒来说,妈妈,我不难受了。我直接转过脸就哭了。

 

 白天状态好很多,带着出去晒了太阳。咳嗽不那么深了,不那么费力了,还排了成型的大便。 第四个晚上,儿子又发烧了,还剧烈咳嗽,头一晚我只睡了几个小时,这一晚也无法入睡,听着儿子不停的咳,咳累了睡,睡一会又咳。咳多了就哭闹。但是咳嗽就不喘【喘是无力的咳嗽,有力气咳嗽了就不会喘】,我还是比较欣慰,想着今晚这剧烈的咳嗽,该是个收尾了吧。

 

 白天依旧是退烧,没精神。发了几天烧,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差,胃口一天比一天差【打仗攻邪消耗了储备能量】,基本一天吃不了几口东西,本来有点圆的小脸都尖了下去。晚上11点,我摸着孩子好像不发烧,但呼吸声音好奇怪,我脑子里飞快地飘着几个词,扁桃体炎?急性喉炎?这又把我吓坏了,听说急性喉炎很严重,不及时治疗特别危险。孩子呼吸特别急促,我一数吓一跳,一分钟差不多50次。可是我觉得他不发烧啊,咳嗽又变深了,明明都浅咳了,怎么又深了呢?这么晚了我很害怕,必须找到支持啊。幸好自然老师还没睡,又打扰了她半天。我把担心都说了,她还是一直安慰,把我又一次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我心想,孩子可能是肺里垃圾排完了,现在轮到扁桃体了。自然老师说,那很好啊,由里及表,往外走。这句话安慰着我,渐渐睡去。期间孩子哭醒多次,又睡了。不知道几点又发烧了。早上才7点天还没亮,孩子又一次哭醒,我把他哄睡。看着他的小脸发紫浮肿,呼吸急促,又有喘鸣音。我起床煮粥,同时想,今天还不肯吃药,一定要灌了。幸好熬了一夜天亮了,太阳给了我力量,不然看到孩子发紫浮肿的脸我真的要疯了。自然老师教我把姜枣粉放粥里一些给孩子喝,我就弄了一点。我基本确定孩子这一晚是经受了扁桃体肿大,影响了呼吸,缺氧。跟上一次扁桃体炎的状态差不多【人体的修复,会表现为病气进来的症状再来一遍,就像公交车回程路线风景一样,但是方向是出来的】。孩子醒了,又一阵哭闹,哄着趁他不注意把肚脐贴贴在后腰,他觉得不疼,就没激烈反对。一直要求抱着,不吃东西。后来哄着去看动画片,就在沙发的一角缩着,看动画片,看到高兴处还说一两句话【这一点很重要!做一些让孩子开心的事,能有助于能量的快速回升,心的欢喜就是最大的修复力量】。我问他要不要吃糖,他说要,就给了一颗。自然老师说,一切让人舒服的,给人温暖与力量的都是药,不一定只是中药。好吧,那他喜欢动画片,喜欢吃糖,这些都能给他力量吧。

 

  太阳慢慢升起来,女儿起来喝了粥,我又哄着儿子喝,他竟然真的喝了一些。又带着出去晒了太阳,看着脸色比早上好了很多,呼吸频率降了一点。太阳也给了人很多力量吧。

 

晚上吃了一点点饭,饭后跟姐姐玩了起来。发烧五天,第一次跟姐姐玩了。当天晚上,拿着自己的玩具积木轮子睡觉的。第六个晚上,又发烧了。睡得稍安稳些,有喘鸣音,呼吸仍急促,咳嗽声粗,听着有很多痰。或许经过这六个晚上的烧,杀死了大量的细菌病毒吧,这些微生物的尸体在肺里没排出,就有很多痰吧。

 

  第七天晚上,终于没再发烧了。深咳,很多痰。我总是担心,孩子咳嗽这么费力,万一痰排不出,微生物又卷土重来怎么办?群里咨询,有人推荐推拿丰隆穴,我也特地上网查了丰隆的位置,就准备实践了,可儿子很固执,坚决不让碰,只好随他去了。  这样一天天过去,孩子每天排一点痰又吞下【吞下的会从下面排出去,不必要过多担忧】,到今天,虽然还有咳嗽,但听着已经没有痰了,我也确信,孩子这次真的扛过去了。

 

  孩子这次是多么辛苦地打了一仗啊,这是他2岁10个月以来病程最长的一次,前后十多天吃东西特别少。到现在,距离第一天咳嗽已经差不多20天了,距离第一天发烧也差不多半个月了。一直到今天,出门去玩,他还是玩一会就要抱,体力还没完全恢复。孩子发烧一次,妈妈似乎死了无数次。若是这次排出了许多寒气,下次再发烧不会喘了,那该多好。我不是个好妈妈,之前自己的胆小怕事,害得孩子积攒了那么多寒气,这次排寒才显得那么惊险。

 

  女儿三次哮喘,我有点不信她仅仅一次剧烈咳嗽就能把寒气都排出。或许慢慢积累能量,能量够了自然就会发烧排寒吧。女儿排寒时又会是怎样的惊心动魄呢。做妈妈,我要学的还太多太多了。

 

版权所有 : 汕头市至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WWW.ZHI-JIAN.NET
技术支持 : 晨通科技